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配资中国
当前位置:首页 > 配资中国

配资中国:抗议者要求德国帮助IS"追随者"回国 英美此前已拒绝

时间:2019/5/13 18:07:11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查看:33  评论:0
内容摘要:  法鲁基(Danisch Farooqi)在德国外交部外举行的公开抗议活动中手举女儿照片和信息。5年前,法鲁基的前妻将3岁的女儿带入叙利亚,并改嫁给了一名极端组织“伊斯兰国”武装分子。  2014年夏天,法鲁基(Danisch Farooqi)称他接到前妻的电话,说她带着他们的...
  法鲁基(Danisch Farooqi)在德国外交部外举行的公开抗议活动中手举女儿照片和信息。5年前,法鲁基的前妻将3岁的女儿带入叙利亚,并改嫁给了一名极端组织“伊斯兰国”武装分子。

  2014年夏天,法鲁基(Danisch Farooqi)称他接到前妻的电话,说她带着他们的女儿阿利亚(Aaliya)去了土耳其。在恐慌中,他试图把女儿接回德国,但几天后,年幼的阿利亚就被带去了叙利亚,而她的母亲则嫁给了一名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的武装分子。

  “我甚至不知道我的女儿在那五年里经历了什么,看到了什么。”法鲁基告诉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泪流满面,“当你终于找到了你的女儿,你当然会希望在德国政府的帮助下将她接回来,但什么都没有发生。”

  德国不是唯一面临这个问题的国家。报道称,在过去数年间,欧美国家有成千上万人加入了极端组织“伊斯兰国”,而今,当该组织的地面力量被摧毁后,这些来自各地的外国武装分子、追随者及其子女的回流问题成为一个棘手的难题。目前,英、美等国都拒绝接收加入“伊斯兰国”的本国公民及其子女回国。

  家人担心被困者在营地内变激进

  CNN在11日的报道中称,“伊斯兰国”的溃败导致数万名该组织的追随者被困在叙利亚北部库尔德人掌管的营地内,其中包括现年8岁的阿利亚。不过,包括德国在内的西方各国政府在接收本国公民方面行动迟缓。

  上周早些时候,法鲁基在柏林的德国外交部外组织了一场公开的抗议活动,要求德国政府采取更多措施接收被困在叙利亚的德国公民,尤其是儿童。几十名抗议者举着标语牌,上面有他们的女儿、儿子和孙子的照片。这是德国首次出现这类型的活动。目前,仅少数“伊斯兰国”组织追随者所生的孩子被带回德国并被安置在亲属身边。

  安纳亚·阿齐姆(Anaya Azim)也参加了上周在柏林的抗议活动,她希望政府能把她的姐姐、侄女和侄子带回来。她说,她姐姐于2014年离开家去土耳其照顾住在那里的哥哥一家人。她离开的时候化着妆,穿着高跟鞋,但就在几个星期后,阿齐姆收到了一张照片,照片上她姐姐全身裹着黑布,显然正生活在“伊斯兰国”组织控制下的叙利亚领土上。

  在阿齐姆看来,她的哥哥是被“洗脑”加入了“伊斯兰国”组织,还迫使他的家人也一起加入,其中就包括接她的姐妹。阿齐姆的哥哥在战斗中丧生,但他的妻子、孩子们和姐妹现在正在库尔德人管辖下的营地内。姐姐告诉她,那里的情况正在恶化。


  安纳亚·阿齐姆(Anaya Azim)和她的父亲在柏林的抗议活动中。

  今年1月,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的一份报告显示,上述营地中已有29名儿童死亡,造成死亡的主要原因是体温过低,此外,人口密度过大还导致了食品、药品和基本卫生设施的短缺。

  “我最后一次和我姐姐通话时,她迫切地希望我们把她救出来,她还试图割伤自己,她已经不是以前的她了。”安纳亚·阿齐姆说,“我希望德国政府能帮助这些妇女和儿童,这不是她们的错!我们需要帮助这些孩子——他们待得越久,情况就越糟。”

  阿齐姆认为,德国应该为她姐姐回国提供一个法律流程,并尽力证明她是无辜的。阿齐姆和她的家人来自阿富汗,在逃离塔利班的控制后来到德国定居。现在,她担心如果继续让姐姐留在叙利亚难民营,她只会变得更加激进。

  “我们逃过了战争,我们不想和这样的情况有任何瓜葛。”阿齐姆说,“一个国家必须保护自己的公民、把他们带回来,应该收集证据以找出那些无辜的人,那些没有做过任何事情的人。我认为他们(政府)应该能够做到这一点。”

  此外,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德国老人表示,她的孙女和孙女的孩子们被关押在库尔德人控制下的叙利亚营地内。但在过去的37天里,她没有收到他们的来信。

  “我们上次通话时,她告诉我,不同国家的女人在营地里因为粮食问题争论不休,她们居住的帐篷还被汽油燃烧器点着了。”这位老人告诉CNN记者,自己的孙女“迫切地想要回到德国”。

  老人从未见过自己的曾孙,孩子们出生在“伊斯兰国”组织控制下的地区,除了担心孩子们生活在人流密集的营地中会出现皮疹、营养不良等问题,老人更担心如果年幼的孩子们在营地待的时间变长,“他们可能会变得越来越激进”。

  接纳or拒绝

  德国外交部拒绝透露目前此类营地内的德国公民人数。德国外交部在给CNN回复的一份声明中坚称,“几乎不可能”向其中任何一个人提供援助。

  声明写道,“虽然联邦外交部已经意识到德国公民被困在叙利亚北部问题,但目前还没有更多围绕这一议题的信息。德国驻叙利亚的大使馆关闭后,长期以来一直有对叙利亚的旅游警告,(在叙利亚的)领事援助实际上仍然不太可能。尽管如此,(德国)联邦政府正在同其伙伴协商,寻找各种可能的办法,将德国公民,尤其是儿童带回德国。”

  德国不是唯一面临这个问题的国家,在过去数年间,欧洲有成千上万人加入了极端组织“伊斯兰国”。法国等国正在努力解决如何处理“伊斯兰国”组织人员回国的问题,但英、美等国则明确拒绝武装分子的回流。

  据福克斯新闻报道,法国内政部长卡斯塔内今年2月5日曾表示,将接收大批在叙利亚被捕的法籍“伊斯兰国”组织成员,这使得法国成为欧洲首个表态愿意接纳“伊斯兰国”组织成员的国家。此后,俄罗斯、德国也同意接收,并对回国的“伊斯兰国”组织成员进行关押审判。

  不过,英国政府仍拒绝接受加入“伊斯兰国”的英国公民回国,并称已剥夺“伊斯兰国”组织中英国成员的公民身份,没有法律义务将其带回。今年早些时候,一名生活在叙利亚北部营地的英国少女沙玛·贝居姆(Shamima Begum)表示希望回到英国,她15岁时和两个来自伦敦东部的同学一起离开了英国来到叙利亚,她的前两个孩子都已死于营养不良或疾病,如今再度怀孕的她说自己“只想回家生孩子”。


  英国内阁安全大臣本·华莱士(Ben Wallace)就此指出,选择在前往“伊斯兰国”领土后返回英国的公民应该“做好接受讯问、调查,并可能因恐怖主义罪名受到起诉的准备”。英国内政大臣贾维德(Javid)则发表文章称,在此事上最重要的任务是维护英国的国家安全,他表示会尽全力阻止加入“伊斯兰国”的英国公民回到英国领土。

  继英国之后不久,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也宣布一名出生在美国领土、后加入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女性将不再拥有美国公民权,也无法再回到美国境内。此外,荷兰和澳大利亚此前也已推出措施,拒绝前往叙、伊两国的“伊斯兰国”组织成员回国。

  目前,伊拉克政府成立了特别法庭,对前“伊斯兰国”组织成员作为恐怖组织成员身份进行审判处理。已有一些德国公民被起诉,并在伊拉克监狱内服刑。亦有部分德国公民的子女被遣返回德国,与其家人团聚。

  但在叙利亚,由于接管此前被“伊斯兰国”组织占领区域的是美国支持下的库尔德武装组织,而非叙利亚政府,因而,目前尚未有针对“伊斯兰国”组织成员的法律审判程序。关押这类人员的营地,正随着“伊斯兰国”武装分子及其家人的被捕数量激增而不断扩大。

相关评论

本类更新

本类推荐

本类排行

本站所有站内信息仅供娱乐参考,不作任何商业用途,不以营利为目的,专注分享快乐,欢迎收藏本站!
所有信息均来自:百度一下 (

股票配资门户

)
闽ICP备12010380号